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翠微居中文 >> 对面住了个大神 >> 需要你的帮助

摸底考的前一晚。

即使已经下晚自习,许多教室还是灯火通明的状态。八班教室里的座位有三分之一的凳子都发挥了它的用途。角落里的同桌一个靠墙而坐,给前来请教题目的人一一解答,语调轻快活泼,似乎没有厌倦的意思。另一个带着耳机,沉默地坐在位置上刷同桌圈起来的题。

等最后一个问题目的人走了,戚流一个后仰,力地伸了个懒腰,闭紧了双眼,身体左右扭了一下,又动了动脖子。

连休的耳机出现了一个提示音,他一边写一边在桌肚里摸了几下,拿出手机一看,是方雨。

-与书:回来了吗

-休书:下个星期回去

-与书:嘛呢!阿姨成天念叨我,我都快烦死了!你改成明天的吧!

-休书:我这两天考试,不好回去

-与书:您那是在乎考试吗?我都不好意思点破你!

-休书:成吧,我跟我对象聊聊

连休抬起头跟戚流对视,戚流垂下双手,一脸乖巧的说:“怎么了?”

连休指了指窗户:“去逛逛?”

“好啊!”戚流二话不说,直接抄起散落的书和作业本,“啪”的一声,一股脑拍在左边的书堆上,然后立刻站起来,快步走到连休的右边,好像没有看到那些即将滑落的书一般。

连休顺手把手机往裤兜里揣,跟戚流并肩走出班级门口。刺骨的风刮在连休脸上,他扣上了卫衣的帽子,双手插进口袋里,两个暖宝宝还有一些余温,足够度过这段回宿舍的路了。沉默地下了楼梯,他稍稍动了动已经冻僵的手,握紧了暖宝宝,跳下最后一节台阶。走进了树荫下,闲扯了几句,缓缓说:“今天过的怎么样?”

戚流偏过头说:“挺好的啊!也是非常充实的一天!就是天气有点冷,手不方便拿出来!”

连休笑了笑,“跟您商量个事儿。”

“不用商量,应该是通知我!不管是什么事情,我都同意!并且无条件配合!”戚流咧嘴一笑,双手扣上了卫衣的帽子,学着连休的样子插起了口袋。

“我考完试就走了。”

连休说完,耳边只剩风声了。

一束光照亮了前方的水泥路面,连休转过头,帽子将戚流的侧脸挡了一大半,他的刘海却没有因此塌下。

“不是下个星期才走吗?”戚流委屈的嘟囔道:“还有篮球赛啊。”

戚流话音刚落,连休的手臂突然一痛,整个人被甩了一大步,抬头的那一刻,那盏路灯还是刺得他眯起了眼睛。依稀能看到一个棕色的影子飞了过来,在戚流的左手上短暂地停留了一些,紧接着一个完美的抛物线,那个影子回到了球场上。不远处的树底下,一个双手抱着篮球的男生对着戚流抱歉地笑了笑,那双漂亮的桃花眼眨了眨:“抱歉学长,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戚流淡淡地说:“没事。”,说完又把手插回口袋里,转过身继续朝着宿舍的方向走去。

连休皱着眉陪戚流走出几米,把戚流的手从口袋里扯出来,布满老茧的手有些发红,连休心疼地用两只大拇指在戚流的掌心搓了几下,“我那有药。”

戚流噗嗤笑道:“我真的没事,一会儿就好了。你在担心我吗?”

连休翻了个白眼,“我还能担心谁?”

“你能担心运动、学习都不错的戚流,也能担心转花手、跳社会摇的戚流,和,”戚流顿了一下,压低了声音在连休耳边说:“只属于你一个人的戚流哥哥。”,突然往后跳了一步,受伤的那只大拇指怼到自己的下巴前,用鼻孔看连休:“也就是我!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戚流!”

连休不惜跟暖宝宝分别,拉下戚流的帽子,捏住后颈皮说:“请你认清现实,”,压低了声音:“我才是上面那个。”

戚流不以为然,耸了耸肩膀,“都行,不影响。”

连休在戚流的翘臀上打了一巴掌,压低了声音:“叫老公。”

“我不!”戚流扣上了帽子:“我才是!”

连休的脑海中闪过那些让他误会的爱称,问道:“你为什么用那种昵称称呼你姐姐?嗯?”

“哈~”戚流立刻拉下了帽子,两手一摊:“因为以前学说话的时候,她们总是叫我‘宝贝’、‘甜甜’,然后被我剽窃了!后来叫顺了,改不过来,也不想改了。”

“哦。”连休随便敷衍一下。

可是我介意啊!!!

戚流又说:“不过我现在已经是戚流哥哥了,这个习惯得改!必须改!改不了就倒立洗头的那种!”

连休点头。

戚流又说:“不过我更喜欢我置顶的那个备注。”说着,揽过连休,刚刚亲到那魂牵梦萦的嘴唇,连休立刻推开:“有人。”

戚流理直气壮的说:“有就有!我就想亲你!连亲个嘴都犯法?”

连休看了看周围,幸好无人注意到他们两个。他撇了戚流一眼,“反正我考完试就走了,我无所谓。”

戚流笑了笑:“反正我高考完也走了,我也无所谓哈哈哈!”,笑完,脸色瞬间垮了下来:“怎么突然提前了,我还有好多话想跟你说。”

连休十分无奈地笑了,拍了拍戚流的头:“我要回去备考。”

“备考?”戚流的脸色又好了,跟戏剧里的变脸一样无缝衔接。

“我先道个歉,有件事情骗了你很久。”连休在心里措了一万字的辞,充分迎接这次的辩论赛。

戚流却是一副早就了然于心的模样,他微微颔首,微笑着注视连休:“我早就知道了,我又不傻。你那些书也不知道藏一下,跟我赌气的时候还直接摊在桌子上写!我佩服你居然看得下去,全英的我学起来有点犯恶心,有好多单词我都看不懂!”

“靠!”连休打在戚流那颗浑圆饱满的翘臀上,“那还不补一下?笔记本应该过两天就到了,有时间多看看。”

戚流倒吸一口冷气,但还是笑着说:“必须努力啊!我同桌冲清北,我不能混日子!”

“不去清北。”连休把手插回口袋里,踢起了脚下的小石头:“猜猜我去哪儿?”

“没事的,不管到了哪个学校都要好好努力,即使没考上心仪的本科,还能考研。”戚流小心翼翼地说道,生怕点到那根看不到、摸不着的引火线。

“噗,干嘛那么拘谨!”连休笑的时候没控制好脚的力度,把小石子踢得有些远了,他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我去国外。”

“留学?我不太了解这些,我只知道多伦多、哈佛、斯坦福之类的学校。”戚流说完,跑了几步,站在小石子的位置等待连休。

连休没有马上接话,而是慢悠悠地荡到戚流身边,慢条斯理地说:“你猜对了。”

“对?对什么?”戚流像是敷衍般的问了一句,然后突然转起花手,:“你要考多伦多?多伦多大学很不错啊!”

连休翻了个白眼:“我到时候申请斯坦福。”,说完又开始低着头踢石头。

隔了几秒都没听到戚流的声音,连休抬头一看,好家伙!戚流站在原地,像一块望夫石一样一动不动。连休只好又折回去,“嘛呢!天儿冷,早点回去歇着!”

“我操!!!!”新乐文小说 www.lwtxt.net

戚流吼了一声,连休顿时感觉周围的风都小了不少。虽说是第一次从戚流的嘴里听到这种语气词,连休却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他家的小鬼想说什么语气词都可以。不过周围的学生就不这么想了,他们停下了手中的事情,纷纷把目光投到戚流身上。一时间,空气像凝固了一般,连随风而动的树叶抖停了下来。

戚流旁若无人般的抓住了连休的手臂,双目是前所未有的圆,把原来的英气都磨掉了,只剩憨了,看上去不太聪明的样子。“你有这水平你来这学校干嘛!太浪费了吧!”,他激动说完,口水呛到了气管,猛地咳嗽起来。

连休一边给戚流顺气,一边说:“淡定点儿,都呛着了。”

戚流咳的眼泪都出来了,他拿袖子擦了擦眼睛,咽了一口口水才重新说:“我操!我同桌要考..”

见戚流音量不减,连休立刻捂住了戚流的嘴,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小点儿声!”

戚流的眼珠子转了转,拿开了连休的手,然后无声地说了什么,连休一个字都没猜到。连休没好气地说:“正常说话。”

戚流同志积极配合,按耐住了激动的心情,“我说,你安心备考,我绝不打扰你!不过要是有需要我的地方,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这是把我想象成一天学二十五个小时的人了?

连休忍住笑意,干脆随戚流去了。这样也好,毕竟戚流也有自己的学业,有自己的目标和梦想。

“同桌,走快点!”戚流催促道。脚下的步伐却没有加快,始终跟连休保持在同一个速度,连迈出去的脚都是同一边的。

回到401,连休刚关上门就把目光投到戚流的左边衣袋,那只藏在口袋里的手不知道怎么样了。

“手拿出来,上药。”

连休走到戚流身边,戚流淡定地伸出了一只手,“你看,已经没事了!比起这个,我更怕那个球砸到你!还好我比你高那么一点点!”,大拇指抵在小拇指的第一节指节,其他三根手指收起,小拇指用力,侧面贴着无名指,大拇指往上了一些,卡在了小拇指第一指节的二分之一的位置:“就这么,一点点。”

“嘿!活腻了?”连休作势要挥拳头,拳峰即将落到戚流的鼻梁,又停住了,然后垂到了腿边,“心理素质不错,改天带你玩鬼屋。”

戚流随手从桌上拿了一个本子,按了一下圆珠笔,“改天是哪天?我备注一下!”

连休从戚流的手里抽出了本子,合上,威严的故宫屹立在封面上,以红色为底,针脚精致,色泽均匀,看上去很有层次感,但摸上去手感细腻柔软,抚过的地方没有一处是翻了毛的,光洁而平整,无声地宣告着它的庄严。

“你这本子还挺精致,适合收藏 。还能买到吗?”

“不是买的,二姐之前在北京出差的时候,有一位跟她相识的老人赠予她三本,嘱咐她给大姐一本,给我一本,大姐那本绣着在□□广场飘扬的国旗,不过我也很喜欢我这本,你要是也喜欢,你拿走吧,但是你要好好保存!”

“这是你的。”连休随手翻开一页,眼睛匆匆扫过第一行,竟然是以日期开头的,他没有再往下看,直接合上了这本日记本。

“你可以看啊!我们每天都待在一起!”戚流温柔地笑了,他翻开了第一页,“我给你读也行,要开二倍速吗?还是四倍速?”

戚流这一笑,连休的心快化成一滩水了。

如果是别的方面,连休的自控能力完全占据了主动权,可一到戚流这儿,那就是戚流说了算了。他总是迫切的想要知道关于戚流的事情,只要戚流愿意说,他恨不得洗耳恭听。

戚流笑着翻开了第一页,凝视了几秒,翻到了第二页。

他看第一页的时候,本子的光反射到了他的脸上,从他的眼睛里可以看到,那一页分明是有字的。不过戚流不读,那连休也不深究了。

戚流清了清嗓子,端起了腔调:“四楼来了个戴眼镜的帅逼,”,说完,手指捏着下巴,盯着连休细细端详,一边打量一边若有所思地点头,“我男朋友果然很帅!”

连休笑了。

戚流看着本子,又说:“看起来像阿霖说的那种禁欲系的学霸。”,又放下本子,盯着连休:“也没禁欲啊!李佳霖天天骗我!”

连休伸手捏了捏戚流的脸,“傻逼。”

戚流没有挣开,就着这个姿势继续念:“他说他是四班的,是我的新同桌没跑了!他看起来不太好相处的样子,希望我们之间不要发生太大的摩擦。”

连休顺口接道:“然后我们之间发生了强烈的顶撞。”

戚流扯过卫衣帽子,捂住了下半张脸,娇羞地笑了几声,“你让我用力,我照做了啊!”

连休翻了个白眼。

戚流把笑憋了回去,翻了一页,“不吃葱,手脚冰凉,完全没有拖延症,说生气就生气,括弧,佩服。”

“我什么时候生气了?”连休问。

“我们打架那次啊!我不知道你为什么突然不理我了,我只知道你想把我打一顿,”戚流嘚瑟一笑,“但是我也不傻,我不会傻站着让你打。”

“傻逼。”连休笑。

“因为这样太假了,是个正常人都看得出我在让你!怎么样?我演技好吧?”戚流说完,上半身迅速下沉,及时躲过了从他头顶吹过的拳风。

连休收回手,插进口袋里,“反应不错,接着读。”

戚流逐字逐句地念,时不时停下来跟连休拌两句嘴。

连休看着戚流手脚并用地念着日记,每一页都记录着关于他们之间的事情,有些他早就已经交还给流逝的时间长河里去了,戚流却把它们记在了纸上,它们不可消融,一直活在戚流的心上。当戚流念完的那一刻,连休的心口忽然有一股东西涌上来,撑起了两边的嘴角。戚流的面容渐渐模糊,好像有什么东西从眼眶流出来了。

戚流第一反应是在连休的脸上抹了一把,“不哭不哭,你的眼泪是珍珠,”,然后又用袖子沾掉了连休的眼泪,另一只手在衣服下摆抓了一下,“我也很舍不得你啊,我会努力的,我一定会去找你的!”

连休牵住戚流的手,把他带到床边坐下,“你真的好烦啊。”

“是我话太多吗?”戚流极其小声的嘟囔了一句。

连休还是听到了。

“我都不知道你在哪里找来这么多话题,从睡醒说到睡觉,成天在我耳边叭叭叭的,吵得要命。”

戚流没有说话。

“即便如此,我还是爱听你说话,废话也爱听。”

连休补充完后面那一句,掐着戚流的下巴,亲了一下额头。

戚流的笑意愈发明显,一把揽过连休的腰。连休的腰被勒得很紧,心生一计,于是恶作剧般含了一下戚流的耳垂,戚流瞬间就放开手,黑红的脸上写满了羞涩,扭捏地说:“很痒。”,但是下一秒,戚流用手按住连休的胸口,把他往下压,同时用另一只手扯过床头的小枕头,在连休倒下的那一刻正好垫住了他的后脑勺,然后单手撑着腿边的床板顺势一起,跨坐到连休身上。连休刚要反抗,两只手就被戚流死死地固定在耳侧。

从这个角度来看,戚流还是很帅。

眼见戚流的脸越来越近,连休心里已经知道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他放松身心,躺平任调戏。

“我上次偷看过你的档案,你是团员!”

戚流停下动作。

?说这个干嘛?

虽然不太明白为什么戚流会突然说起这个,连休还是耐着性子问:“所以?”

戚流立刻俯下身,在连休的脖颈处轻蹭:“我还是群众,需要你的帮助。”

喜欢对面住了个大神请大家收藏:(www.cuiweijuzw.com)对面住了个大神翠微居中文更新速度最快。

对面住了个大神最新章节 - 对面住了个大神全文阅读 - 对面住了个大神txt下载 - 轻弹一首别离的全部小说 - 对面住了个大神 翠微居中文

猜你喜欢: 排行榜第二的异能!月落双星沉网王之回头不是岸道医当主角拿了恶徒剧本我们这里禁止单身[星际]我的迷弟遍布宇宙我开动物园那些年召唤玩家搞基建请将令爱嫁给我毛片(19天同人,贺红向)(陈情令)金夫人我的医术震惊世界穿书的简瑶进击吧网球王子弔厨的胜利大祭司少年阴阳师我制作的游戏变成现实了末日领主佛系大佬柯南之我只是路过的塘主海贼之副船长红心缘来是您之千年续梦影视快穿之君懿诈欺大师
完本推荐: 我有一张沾沾卡全文阅读神医萌妃,王爷约不约全文阅读刀碎星河全文阅读异界魅影逍遥全文阅读史上最强崇祯全文阅读逆天战神全文阅读王妃又下毒了全文阅读龙血剑神全文阅读国产英雄全文阅读神工全文阅读鸿蒙道尊全文阅读无敌天子全文阅读我可以变成丧尸全文阅读独步逍遥全文阅读火影之穿越万界全文阅读网游大相师全文阅读篮坛第一外挂全文阅读美女大小姐的贴身兵王全文阅读一字入道全文阅读杀手房东俏房客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三寸人间大唐验尸官无敌神龙养成系统盖世嫡后木叶苍龙大神你今天脱单了吗道长去哪了斗罗之最强场控垂钓之神诸界末日在线开局成为土地爷天道宠儿开黑店武灵第一神尊开国亲王捉鬼龙王之极品强少非凡人生龙神至尊我的梦中奇遇记悠然飞升记美食供应商崇祯八年我就是有钱而已明王首辅万界次元交流议会我家皇后又作妖异界大领主造化神宫我从凡间来重生之无上魔祖

对面住了个大神最新章节手机版 - 对面住了个大神全文阅读手机版 - 对面住了个大神txt下载手机版 - 轻弹一首别离的全部小说 - 对面住了个大神 翠微居中文移动版 - 翠微居中文手机站